「凭什幺要自己煮!」首次吃火锅暴怒闪离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5-28 / / 浏览量: 187次

「凭什幺要自己煮!」首次吃火锅暴怒闪离

文/褚士莹

到餐厅付钱吃饭,为什幺还要自己煮?

奥斯卡是一个时常声称自己「吃东西只是为了维生」的法国人,这跟一般人心目中注重美食的法国老饕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
或许这是为什幺,当奥斯卡下定决心要减肥的时候,他可以每天正餐中每餐只吃两罐淡而无味的鲔鱼罐头,而且半年下来,真的能够看到成效!除了毅力之外,这很大因素要归功于他「味蕾的残障」。

但是如果你是个看到这边,就以为奥斯卡不重视吃,只要带他去吃什幺都可以的人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!

在陪同奥斯卡到海外工作的时候,我时常要扮演张罗食物的角色。比如说我发现他喜欢无糖绿茶,却讨厌珍珠奶茶。他的理由是:

「树薯粉是料理用的,是主食,放在奶茶里面,完全不合逻辑。」

有一次,邀请奥斯卡进行哲学工作坊的主办者,招待他去超豪华的日式海鲜火锅店,还预定了包厢。没想到一上桌后,奥斯卡对着满桌的生鲜皱眉头,说:

「这是什幺?」

「老师,这是火锅。」我战战兢兢地回答。

「这要怎幺吃?」

于是我拿起小勺子,示範如何将想吃的火锅料放进汤底,熟了以后拿起来,放进他的碗里。

我千不该万不该挑了一只有头有尾的虾子。

「然后呢?」

「然后,就可以剥壳吃。」我耐着性子,觉得奥斯卡肯定不是不知道,而是心底在盘算什幺鬼主意。

「我拒绝吃。」果不其然,奥斯卡当着主人的面,大声宣布,然后就走到包厢角落的椅子,大剌剌坐下来,拿出他的小雪茄準备要点火。

看到主人惊吓的眼神,我赶紧冲过去阻止他:

「奥斯卡,餐厅室内是禁止抽菸的。」

「抽菸也不行?那你陪我走回饭店。」奥斯卡说。

「现在?」我觉得非常错愕,主人也露出很难堪的神情。

「对,就是现在。」说完就起身往门口走去。

「奥斯卡,火锅是我们的传统美食,这家海鲜火锅,尤其出名,很多法国人都慕名而来,却订不到座位哪!你要不要吃吃看再说?」尴尬的主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幺,追上去试着陪笑打圆场。

「很多法国人?」奥斯卡斜着眼睛看主人,好像他说了什幺髒话一样。「那跟我有什幺关係?不要把我当小孩子!」

主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脸色涨红,肯定是又惊讶又愤怒,但是强忍着不对这位难搞的哲学大师爆粗口。

你这种举动明明就是小孩子啊!我在心里也暗暗顶嘴。

但是当众我不能这幺说,所以我带着笑容问:

「奥斯卡,你不想吃我可以陪你走回去,没问题。但是你要不要告诉我们,为什幺你拒绝吃火锅呢?」

奥斯卡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:「我付了钱到餐厅吃饭,为什幺还要自己煮?自己剥壳?这完全不合逻辑!」

这幺一听,我知道问题不大,紧接着说:「没错,这不合逻辑。要不然你坐下来,你要吃什幺,你跟我说,我来帮你煮,你负责吃就好,这样好吗?」

「凭什幺要自己煮!」首次吃火锅暴怒闪离


▲奥斯卡认为到餐厅却要自己煮餐点并不符合逻辑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完全是料理白痴的奥斯卡,显然有点动心。

「那我来帮你剥虾壳!」主人一见到有转圜的余地,也立刻见缝插针。

就这样,原本已经戴上帽子,走到门口的奥斯卡,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来,整个用餐时间一面吃着大家端到他眼前的食物(帽子一直没有拿下来),一面碎碎念:

「就是把生的东西放到水里,这算哪门子料理?他们根本是不会做菜吧?」

「这是餐厅,虾壳为什幺还要客人自己剥,完全不合逻辑! 」

「我到餐厅是付了钱的,为什幺还要自己煮?」

整顿饭都在服侍奥斯卡,自己没吃到几口,虽然不敢说什幺,心里嘀咕着:

「拜託,你哪有自己煮?都是我在帮你煮好吗?」

「喂!别一直说你付钱,明明是主人付的钱,你一毛钱都没付好吗?」

气消了之后,我其实可以理解奥斯卡是从逻辑的观点看这件事,为什幺他说「餐厅」需要客人自己煮菜是「不合逻辑」,不管他是不是自己付钱,这都是他作为哲学家的原则,煮食物的地方,在定义上的确不叫「餐厅」,而叫做「厨房」。

一辈子没进过厨房的奥斯卡,是那种宁可饿肚子不吃,或是开一罐鲔鱼罐头吃,也不愿意进厨房动手料理的男人。所以他觉得主人把他骗进了厨房,却告诉他这是餐厅,是种不应该的行为。

从此之后,只要有人提议要带奥斯卡吃火锅、涮涮锅、铜盘烤肉,或是任何需要自己动手的食物,或是要买珍珠奶茶给他喝,我都会严正地拒绝:

「相信我,你、绝、对、不会想要面对这个后果的。」

然后对方就会用非常惊恐的眼神看着我,不知道他们做错了什幺事。

*本文摘录自《我为什幺去法国上哲学课?(实践篇):思考让我自由,学会面对複杂的人际关係,做对的决定》

「凭什幺要自己煮!」首次吃火锅暴怒闪离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